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6.阴谋
    成弦之的上衣被掀开来,卡在脖子那里,被她自己用手扶着。

    这个姿势很是别扭,成弦之红着耳根,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她也不敢开口说些什么。因为张清研的表情,太吓人了!

    她进屋之后张清研才发现她染血的后背,本来就清冷的脸色,更黑了。

    成弦之大气也不敢出,忍者伤药洒在身上的刺痛,额头上因为风吹而消落的冷汗又起来了。

    “咣”的一声,是瓶罐和桌面的撞击声。成弦之这才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去,想要讨个饶,毕竟晚上她还想抱着身娇体软的娘子。

    没成想,一回头就看到了张清研发红的眼眶,眼中的泪珠在和她对视的时候滚落下来,就像是石块砸在了她的心上。

    不顾伤口,成弦之慌慌张张地想站起来,却被张清研按下来,又听到她带着鼻音凶巴巴的开了口:“不许乱动!”

    成弦之真的听话地一动也不动,但是她舔了舔嘴角,尝到了一丝铁锈味,“娘子,我没事,你别哭……”

    像是一个在自己脚边蹭着的小崽子一样,支支吾吾地声音传到张清研的耳朵里,让她觉得有些软绵绵的。

    她拭了拭脸上的泪痕,又故作严厉地问到:“你还没说这是怎么回事。”

    果然还是问到了这里,成弦之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服,以防它滑落,又皱着眉头。她并不想把这件事的缘由告诉张清研,若是和她说这是因为擅离职守而被军法处置了,她肯定会自责。

    成弦之心疼她,并不想看到她这样。不过她已经想了一路了,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合适的理由。

    难不成,她要说自己去抢劫了,结果被京兆府抓住,打了三十大板?

    就在她心中思绪转来转去的时候,张清研确定这她的背影出了神。桌上的蜡烛晃动着明亮的火源,却打在成弦之的背上,让她正面陷在阴影当中。

    这人啊,总有背光的地方,所以她也只向自己展露了最无关紧要一面吗?

    张清研盯着她被裹胸布勒出来的痕印,心中突然自责到,自己明明说了要相信这个人,更何况,她把后背交予了自己,前方有她的眼睛来判断,那后路却是给了自己。

    这么想着想着,张清研心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