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0.二五九章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lwswxs.com("乐文书屋小说"首字母)"。

    此为防盗章  景元帝随手给了他, 说:“若有朝一日江山在我之手, 当许你半壁。”

    她的祖父是当世大儒,胸怀经天纬地之才学, 也有洞悉世事之明达。

    后来景元帝当真得了江山,曾三拜其为相,祖父或出任二三年,最终致仕归隐。

    苏晋记得,祖父曾说:“自古君权相权两相制衡,有人可相交于患难, 却不能共生于荣权, 朱景元生性多疑,屠戮成性,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看来这古今以来的‘相患’要变成‘相祸’了。”

    后来果然如她祖父所言,景元帝连诛当朝两任宰相,废中书省, 勒令后世不再立相。

    那场血流漂杵的浩劫牵连复杂,连苏晋早已致仕的祖父都未曾躲过。

    苏晋记得那一年, 当自己躲在尸腐味极重的草垛子里,外头的杀戮声化作变徵之音流入脑海, 竟令她回想起青花瓷瓶碎裂的情形。

    彼时她怕祖父伤心,花了一日一夜将瓷瓶拼好, 祖父看了, 眉宇间却隐有惘然色。

    他说:“阿雨, 破镜虽可重圆,裂痕仍在,有些事尽力而为仍不得善果,要怎么办?”

    要怎么办?

    苏晋不知,事到如今,她只明白了祖父眉间的惘然,大约是追忆起若干年前与故友兵马中原的酣畅淋漓。

    旧时光染上微醺色尚能浮现于闲梦之中,醒来时却不甘不忍昔日视若珍宝的一切竟会堕于这凡俗的荣权之争焚身自毁。

    苏晋想,祖父之问,她大概要以一生去求一个解,而时至今日,她能做到的,也仅有尽力二字。

    朱南羡疾步如飞地把苏晋带到离轩辕台最近的耳房,回头一看,身后不知何时已跟了一大帮子人,见他转过身来,忙栽萝卜似跪了一整屋子。

    这耳房是宫前殿宫女的居所,未值事的宫女当先跪了一排,身后是一排内侍,再往后一直到屋外,黑压压跪了一片承天门的侍卫,其中有几人浑身湿透,大概方才跟着他跳了云集河。

    朱南羡轻手轻脚地将苏晋放在卧榻上,然后对就近一个宫女道:“你,去把你的干净衣裳拿来,给苏知事换上。”

    那宫女诺诺应了声:“是。”抬眼看了眼卧榻上那位的八品补子,又道:“可是……”

    朱南羡觉得自己脑子里装的全是糨糊,当下在卧榻边坐了,做贼心虚地遮挡住苏晋的胸领处,又指着宫女身后的小火者道:“错了,是你,你去找干净衣裳。”

    小火者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