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回山(2/5)
轻语,若是责备她欺瞒与我,心中却有些不舍得狠下心,对轻语那般遭遇更是不愿怪罪她,我该如何对你是好?

    莫名下定决心握住她的手,虽然心中仍有酸涩之感,可当说出那句话,她震惊地承认自己乃是女儿身后,竟有种说不出的释然,轻语没有让自己失望过,不管是男子还是女子,自己钟意的,都是轻语,我的轻语。

    于是,在她醒来之后看见轻语在身旁,竟是如此安心。

    钟离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眸光似水。

    林言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呐呐地问道:“师姐,我脸上有东西么?怎地一直瞧我。”

    傻傻的,惹得钟离月轻笑,细心替她整理好衣领,再看简单束起的头冠,伸手将簪子取了下来,顿时长发如瀑散落肩头。

    钟离月略有些窒息,她轻轻用拇指抚过轻语的五官轮廓,虽然早就认为轻语算是自己见过的最清秀的男子,眉宇间飒然又不失温和,就像她本人一样,此时长发未束,女子姿态尽显,当真眉目如画,却还是能从中看出不同于其他女子的英气,想起她曾说过,从小不爱琴棋书画,偏偏向往舞刀弄枪,不禁唇角微弯。

    林言任由她在自己脸上描摹着,怔怔地陷入这场静谧温馨的画面,心中的犹豫不决,皆忘了如何去抉择面对。

    师姐不提,她更不会去触犯。

    就这样让那份感情烟消云散吧,师姐还是我的师姐,而自己从师弟变成了师妹。

    “家主,接下来该怎么做?”

    左萧羽依旧是不紧不慢地擦试着那柄残剑,闻声漫不经心地说道:“让齐府的暗子给那小子支个招,既然我们的小殿下那么在乎钟离月,那就不妨利用钟离月逼她不得不去找密藏。”

    左萧羽讽刺一笑,手腕稍稍转动,剑身反射出一道寒光,顿时连周身的温度都下降许多,冷冽刺骨。

    情之一字,果真害人不浅。

    林言的身份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就算没有发现她的存在,左萧羽亦会凭空捏造出一个林氏后人,他只需要一个能够发动战争的契机,一个合理的借口。

    更何况,有钟离月的存在,利用这份惊世骇俗的感情,能更好的掩饰她的身份,想必,她也不敢将其推向世人所不齿的风头浪尖。

    齐侯府,齐睿从宫中回来后,正思虑着该如何抓捕林言,一旁的侍卫突然开口道。

    “少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阅读提示:系统检查到无法加载当前章节的下一页内容,请单击屏幕中间,点击右下角或者右上角找到“关闭畅读”按纽即可阅读完整小说内容。

猜你喜欢